2013年,被称为中国经济转型的希望年。

这一年,房价再次攀升,居高不下;调控举棋不定,地产的可持续未来仍未可期。如何摆脱“经济冷,地产热”的发展怪圈,是中国经济发展必须思考的问题。地产转型,或许是中国经济成功转型的关键。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频出已成常态,但2013年3月“新国五条”出台后,全国范围内并未再出新调控政策,楼市在少见的“政策平稳年”中一路走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前三季度,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为8.4亿平米,商品房销售额为54028亿元, 同比分别大增23%和33%。

业内普遍认为,11月9日将开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会指明楼市调控方向,包括“新土改”在内的集体土地流转问题、小产权房上市交易问题以及房产税开征、保障房建设等方面,都有望释放出政策信号,或将成楼市下半场最大转折点。

腾讯房产烟台站特别邀请烟台天地人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旭阳先生和我们一起聊聊中国十年的房地产之路。

从未来来看,等到中国过剩劳动力不存在了,中国老龄人口不断怎样,中国有一天增长速度就会像发达国家一样,他们3、4%就很好了,而且他们的3、4%和我们的含义完全不同,人家已经很舒服了,我们7、8%就感觉过不下去,未来增长的质量和它的效益,也就是说增长的含义和今天相比也会有变化。

我们讲了半天的房地产,搞了这么多年房地产,其实根本没有产权基础。就像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知道穿衣服最重要的是穿裤子,如果不穿裤子是很可笑的,房地产也一样,我们号称房地产,但根本没有一个现代的产权基础,中国的房地产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穿裤子的房地产,而且造成了巨大的社会问题,包括社会矛盾、利益分配和效率,十八届三中全会能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突破是我最期待的。

我们看改革通常是在环境比较宽松的时候,推出一些东西有时候可能比较容易。结构调整也是这样的,它也需要有一定的比较宽松的经济关系,如果你太紧了会发现你调不了结构,你变成又在扩张了。所以,我注意到中央的宏观政策目标现在第一句话就是稳增长,换句话说我们还是把稳增长放在第一位。2008年本来要调结构,突然来了金融危机,经济很紧,这时候我们把保增长放在第一位,为了保增长所有别的都让位,根本没有结构调整。所以,我担心现在的经济下滑有可能我们谈了半天调结构,最后还是给稳增长让位,调结构又被牺牲掉了。

事实上,无论是对于过去多年调控的效果、房地产市场的基本面以及未来制度建设的需要而言,短期的行政调控措施,特别是全国一刀切的调控,已经无法适应中国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需要。过去10年,以行政措施为主要手段、以控制房价过快上涨为主要目标、以抑制不合理的需求为主要途径的房地产调控,由于过于浓厚的行政色彩,以及政策的短期与多变,不仅没有做到抑制房价的过快上涨,更是扰乱了整个房地产市场的预期,不仅购房者无所适从,更使得整个行业的发展都因为政策的不断加码而难言健康,问题和矛盾重重。特别是购房者在这场长达十年的博弈中已经深刻理解了调控的精髓,对于房地产调控已经不信任,出台任何房地产调控政策都会被视为“助涨”的信号而起到反向作用。

而且,从房地产的基本面看,在经历10多年快速发展后,中国在住房问题上已经逐步告别绝对短缺,除少数热点城市,住房供应已经能够基本满足居住需求。住房的最大问题,已经不是总体的供应问题,而是分配的不均和保障严重不足,包括:土地市场的垄断导致土地供应特别是居住用地人为供应不足;基本制度体系缺乏,导致住房分配不公,住房资源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保障房欠账严重。这些问题,靠短期调控已经很难解决,必须通过改革土地制度、加快推进房产税以及住房信息的联网和建立住房普查制度等长效机制加以解决。在住房市场供求已经总体平衡的情况下,停留在过去的思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台所谓调控政策,强调热点城市的供需矛盾,不是灭火,而是煽风点火,不仅稳定不了市场,而且会极大地破坏市场预期。

(责编:谭文龙)

1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