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陈代谢”是用人体的运行方式来比拟旧城改造,认为旧城改造应按照生活的需要逐步完善、改善,反对大拆大建。当前,破旧城、建新城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很常见,“旧貌换新颜”的同时,却丢失了古旧中蕴含的历史信息,对古遗址、古建筑、历史环境与城市肌理造成了永久性的破坏。

最大的建筑试验场

当下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建筑试验场,传统、文化、个性和美感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城市病”和“千城一面”的庸俗化倾向日益严重。很多学者认为,中国城市不应是西方僵化的复制品,而是富有传统和灵魂的家园。

当城市让生活变得糟糕,新的商机就开始浮现。如何让城市真正美好,渐渐成为地产商们热衷的新生意。不过,要想从中赚钱,或者想以此推动城市的“升级”,还有些遥远。越来越多地产商在“城市”里翻寻着新的机会,他们的生意会给城市带来“升级”吗?

为解答这些问题,腾讯房产烟台站特别邀请烟台山外山市场策略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武昌先生与我们一起聊聊城市的旧城改造。

山外有山 山外山

在对山外山市场策略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武昌先生的采访中我们了解到,烟台在旧城改造方面的建设步伐一直是很慢的,不像一线城市那么快。像今年的一些旧改项目陆陆续续的都在推进,如三站市场改造和万达广场的项目建设。旧城改造加快了烟台的城市化进程,一些新项目的推出,对于烟台的城市化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从烟台市政府的区域规划来看,芝罘区是烟台城市的商业文化中心,肩负着城市崛起的艰巨任务。近几年,芝罘区为烟台人民提供了便捷的商业居住环境。例如,名仕豪庭项目在近几年的销售状况中,是稳中有升的。山外山立志打造城市的高端居住类产品,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我们会推出一批更事宜烟台人居住的高端产品项目。

胡总特别强调,烟台不同于北京,上海,青岛,威海等城市的原因便在于老城区的保留,老城区可以代表一座城市的性格,一座城市最具有精神内核和灵魂价值的地方正是老城区。烟台作为百年前的开埠城市,所城里以及烟台山周边的外国领事馆等旧址都得以保留,在城市形象急需翻新的同时,也许文化的兼容并蓄可以体现我们的城市定位。一座城市最原始的居民是集中在老城区的,老城区扮演着历史的文化与传承的角色。如果说新城区是一座城市的名片,那么老城区便更多是在展现城市文化的繁荣。传统文化与城市发展之间充满了博弈,唯有在两者之间保留一种平衡,才能把最精华的东西保留下来。

“新陈代谢”与“点面兼顾”

对于城市规划者来说,旧城改造比建造新城的难度更大,是一项专业性、综合性、系统性、复杂性工程,涉及领域多,法律性强,从规划、拆迁到建设都会面临一系列的困难与问题。在国内一些地方的旧城改造中,往往把旧城设为城市的中心,像摊煎饼一样向外延伸,结果使旧城中心化,人车密集,染上了严重的城市病。为了减轻病痛,又不得不天天动手术,搞更多的旧城改造,形成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坚持“点面兼顾”的旧城保护方略。

旧城的历史建筑、文保建筑不是罩上“玻璃罩”就万事大吉。跻身于现代建筑群中的一两处老建筑,不但美感上不协调,价值也大打折扣。“点”上的建筑只有在“面”上才能尽显其价值与美感。历史街区就是一个面,需要一定的规模,才能构成观赏视线的完整效果。具体说来,就是不能孤立地保护某一个建筑,而应该统筹把握,将典型历史风貌的建筑群、街区、村落和轴线空间都纳为保护区域,保护其原有建筑形式、色彩、比例,以及周边道路、地貌、绿化景观等历史环境。

“新陈代谢”是改造原则,“点面兼顾”是保护原则,能够做到这两点,旧城的历史文化风貌基本就可以保留下来。但遗憾的是,放眼全国,目前成片的旧城历史街区已存不多,古建筑零星地插在高楼街道中已为常态。像山东聊城、湖南岳阳、云南大理、河北邯郸等历史文化名城,甚至已经没有原汁原味的历史文化街区。旧城被当作房地产开发对象,最终老街道变成步行街、假古董,看似“发展”了,实际却丢掉了城市的历史,切断了城市的文化肌理。在今后的旧城改造中,我们当尽可能避免这种令人痛心的事情发生。

1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