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欧等发达国家,城镇化既是经济发展的产物,同时又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合理的城镇化战略能够有力地推动经济保持可持续增长。过去30多年来,中国城镇化已有了快速发展,中国政府也将城镇化战略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作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的美国如何看待中国城镇化战略?中国城镇化将会遇到哪些挑战与风险?中国又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带着这些问题,腾讯房产烟台站采访了烟台置地前景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梁明冬先生。

梁总表示,烟台倡导功能区带动新型城镇化建设,城镇化建设对房地产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强的信号,但不能以房地产市场的角度来看待城镇化建设。户籍制度是城镇化建设需要解决的一个大问题,烟台的房地产市场值得称道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供需相对平衡。

 置地前景作为老牌代理公司,时刻把握市场的脉搏,根据市场需求随时变化。置地人是简单,真实,勇敢的。我们是做大事的小公司,我们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中国城镇化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来势汹汹。首先,中国的户籍制度必须全面改革,但多方政治与社会势力的交错使之成为最困难也最关键的问题。户籍改革所需的经费该如何筹措?地方政府可能会希望依赖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可能也会希望地方政府能承担主要的支出。同时,城市新移民的医疗保险、教育与社会福利也将会是一笔庞大的财政负担。根据我的理解,李克强总理倾向于如何满足农村居民需求的中小型城镇的增长。我认为这非常明智,因为这将使全国人口的分布更加均匀,或许能促进地方产业的增长以吸引乡村人口回流。也就是说,推行城镇化的过程中,将更强调“镇化”而非“城化”。此外,根据各地不同情况,城镇化能使部分仍然从事农业的人口继续住在农耕地点。促进并加速中小城镇的增长似乎是城镇化计划得以成功的关键。当然,中国各主要城市的人口增长必须获得控制,工业与人口过度集中的趋势也必须缓和下来。

从城镇化的本质要求出发,显然,衡量城市城镇化发展是否健康不可能是某一个指标所能替代的。比如,如果单向要求人口进城、提高福利水平,那么收入从何而来,能不能持续?反过来,如果我们只强调城市建设,就会变成“空城”、“鬼城”等等。我个人认为,真正健康发展的城镇化,关键不是某一项指标的单向推进,而是应该处理好五个方面的关系,这五个方面的协调发展是最重要的。

第一是非农产业与人口集聚的关系。前一段时间我在某地调研,当地为了提高城镇化的比例,先是投资建了一些新城,但没有足够的人口。为此,政府把农村的学校撤了,然后把他们搬到城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搬孩子来搬家长,“我把学校撤了,你孩子必须到县城上学,所以家长必须到城里来”。但这样操作,能持续吗?这种做法其实也不是个别,是为了城镇化而城镇化,实际上还是土地城镇化的延续。

第二是非农产业发展、人口集聚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必须互相协调。基础设施建设对产业布局、人口流向都有很强的引导和带动作用,两者的关系要保持一个动态的平衡。

第三是人口集聚与公共服务提供的关系。大家现在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比较多,但总体而言,我感觉是处于笼而统之的水平。实际上,这包含三个层面的情况:其一,城乡各地造成的不公平问题(主要表现为农民工的福利待遇)其实质是消除城乡分割,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在城乡之间的均等化,而不能专门针对农民工采取措施。我一直反对针对农民工专门采取措施。因为,农民工这个群体是一个不稳定的群体,今天是农民工,明天到家又是农民了。另外,公共服务的问题不能说你进城就考虑公共服务,这实际上是一个基本公共服务在城乡之间具体化的问题。其二,在城镇化过程中公共服务总体水平实际提高的问题,实际上这也是需要我们更好地处理我们的能力和需求之间的关系。其三,单个城市为其居民提供特殊福利,这会涉及地方税收问题等。

 (责编:谭文龙)

1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